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。那个人走了,我的心里也空荡荡的。 不知道从何时起,我对一个人的依赖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。脑子里只要回想起那首歌《起风了》,就不由自做主的思绪飞回到了那年的夏天。

我们的认识绝非偶然,但也度过了一段十分令人难忘的时光。

曾经我自诩半个诗人,见山是深情伟岸,见海是热情澎湃,见花见草信他们皆有故事,云海江潮,虫鸣鸟啼都暗藏情愫。唯独见了你,山川沉默,海面静谧,云海不再翻涌,江潮不再澎湃,花鸟鱼虫被光与尘凝固,世界万籁俱寂,只剩下你。

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,见山是山,见海是海,见花便是花。唯独见了你,云海开始翻涌,江潮开始澎湃,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。你无需开口,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。